独若浮云。
主页也是名字(英文版

手癌晚期。脑子不好。医生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不大会画画但管不住手。
不大会建模但管不住手。
不大会魔改但也管不住手。
不大会cos仍然管不住手。

听说lofter有千奏吃。
流星队三年生怎么那么好。
欢迎找我开脑洞(◐‿◑)

突然想起来去年memo的一个关于流星队+疑似千奏的梦

* 突然想起来,重新回顾一下……去年做的一个梦

【世界观】整个场景和出现的东西其实有点趋近于近现代+魔幻,类似于FF那种(一定是玩了FF15试玩版的锅)

【视角】完全是第三视角,电影镜头一样的切入

【内容】感觉就是一个片段而已,什么都没讲清,但是记忆和细节非常深刻!!!!

【其他】奏汰的衣服感觉是深海神秘+乙姬的混合版……………………

PS:虽然是memo一下梦的故事,但是细节真的记得好清楚,所以用了点叙事的方式(十年没写过叙事文了),文笔烂的一比,但是相信我我真的只是在记事_(:з」∠)_

【BGM】 Heavensward

 ——————————————————————

阴天,阴而不雨。坐落于类似于美国大峡谷地形的热闹城镇。城镇本身并不算繁华,但是因为是枢纽要地所以往来行商和过路人络绎不绝。临山而建的市政大厅(高,类似于米纳斯蒂里斯白城的建筑方式)是城市里最高也是最雄伟的建筑,有着和整个喧嚣热闹的城镇完全不相符的华丽和肃穆。市政大厅顶部有宽阔的瞭望台,平常对市民开放时间,但24小时由宪兵队值守,用以观测魔物或者侵略者来袭。

城门口,络绎不绝的人群和沿街的叫卖摊贩很热闹,忍抱着在商业街买的口袋装着的长棍面包和一些口粮正在向出城方向的流星队营地走去。

今天是是忍负责采购。他是刚加入流星队久的一员。流星队,在外不很起眼,但其实是一个军部直属的别动队,专门对一些特别事件(大概是那种,对异能力和特殊怪物?)进行调查和时间解决。平常他们就像一个科考小组一样出现在任务所在的城镇里:驻扎,装备补给,然后背上行李和工具出城进行“科考探险”。虽然队长守泽千秋平常那种大大咧咧的热血性格让他们的行动更像一个哥哥带着三个弟弟徒步自由行。

买的东西太多,忍根本看不到前方。明明靠近城门的左手边就是他们驻扎的营地,但是小个头又抱着比自己还高东西的忍硬是被人流寄到了城门外头。“哎~在下如果能有翠君那样的高个子就不会随波逐流了~”忍一边抱怨一边准备折头,但就在转身的时候他看到了令他倒吸一口冷气——一只巨大的龙,正趴在城门一侧的山壁上,静静的窥伺着城里。

这应该是一条特异型的龙,紫黑色的鳞片,双翼因为异形生长所以看上去并不能进行高空飞行。明黄色眼珠子正一动不动的盯着城门内,像是在等待最佳时机准备进城饱餐一顿。

而路人对庞然大物的熟视无睹更是让忍感受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看来这条巨龙的特异点并不是在于畸形的翅膀,而是在等待机会出现之前可以进行“隐身”,让普通人忽略掉他的存在,让他能够更加出奇不易的进行袭击。

得立刻通知宪兵队才行!忍丢下手里的补给,立刻折头向市政大厅跑去。小个子的人在人流中奋力的挤来挤去,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挤到了集市尽头。

“哎,忍君!你采购完成了吗?”刚挤出人群,迎面看到了负责杂货采购正准备回营地的铁虎。小忍根本来不及停留,一边向市政大厅跑去一边对铁虎大喊:“快去通知队长!!城门口有特异袭击!!"听到忍的话刚还笑的很开心的铁虎顿时面色严肃起来,立马朝营地方向奔去。

忍这么说的话,一定没有错。毕竟他的眼睛——“视界” 的能力能看到一切看不到的东西。


守泽千秋关上了自己的随身笔记。分明是白天,但阴沉沉的天气让他怎么也静不下心来进行下一个任务的整理。

这天气,到处都是不愉快的感觉啊。这么想着的千秋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从书桌旁站起来,“……总有一种微妙的气氛,出去看一眼吧。”这么说着的千秋打开营地房门。

果然令人不愉快。千秋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气。阴但不会下雨。城门外的峡谷山峰在这种阴沉的天气下也显得格外不祥,是错觉吗————————  

“队长————————!!!!!”

“哦!!南云!!!东西买到了吗!!!"刚从人群中挤出来向营地跑来的铁虎用喊声把千秋的视线拉回城里。刚想着对南云进行大力的“欢迎回来拥抱”,却突然发现跑来的铁虎面色焦急。

“队长,忍他看到了城门口——————”铁虎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城门口伴随着楼房坍塌的【轰——————】的巨响。千秋下意识的冲向南云将他一起按倒在地,同时从他们头顶跨过一个巨大的黑影————龙。

“忍……忍他说在城门口看到的特异袭击……就是……”铁虎抬头,不可置信的喃喃道。这也难怪,对于流星队来说,虽然处理专门负责特异事件,但是对于新人来说,这种大型特异袭击确实……一时间难以接受吧。

“没事吧,南云。”千秋拍了拍铁虎的后背。

“没,没事!托队长的福还好是没有受伤!哦对了!忍君往市政大厅去了,应该是去通知城里的宪兵队进行防御!”

“哦哦!不愧是仙石!做的好!虽然平常有些怕生但是意外的很勇敢啊!…………不过虽然是特异,如果只是单纯的袭击村庄的话,为什么这条它要在城门口潜伏那么久呢,还是…………”

揉了揉铁虎的脑袋,千秋微微起身,观察起了这条紫黑色的巨龙。

果然,巨龙盘踞在中央喷泉后,并没有肆意的对城镇进行破坏,而是用那双令人不安的明黄色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市政大厅。

“!” 不好的预感。千秋突然起身。

“队长……?”

"南云,接下来指派给你的任务是,在这里等高峯汇合,帮助周围需要帮助的人,然后协助宪兵队进行特异清缴。"

“那队长…你要……?”

“仙石有危险,我得去帮他。……啧……可能要和棘手的对手碰面了。”盯着突然飞起跳往市政大厅的巨龙,千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配剑和配枪,便逆人流而上,朝着市政大厅的方向冲去。

“那么这边就交给你了,南云!”

“队长,要小心啊!!!”

-----------------------------------------视角切换-------------------------------------------


“虽然因为中转补给来过这里很多次,果然这个突兀的建筑里面有什么……”躲开掉落的建筑碎块,千秋来到了市政大厅的台阶前。

因为无法久飞的原因,巨龙大概没能够降落在它期待的地方,它现在正紧紧的抓在墙壁上,向上攀爬。从下往上看,巨龙就像是急于到达终点一样,拼命摆动的尾巴向上使力,全身紫黑色的鳞片散发着危险的光泽。

“哈哈……还真是出现了危险的对手啊……”望着巨龙,千秋下意识自嘲的笑了笑,“不过你一定是在找什么邪恶的东西吧……作为正义的伙伴,流星队的队长,我一定不会让你得逞的!!仙石,等着我……!”

一道烈焰如红龙一般伴随着剑的投影击中了巨龙的腿部,伴随着一身哀嚎,巨龙愤怒的将视线转向下方,明黄色的眼瞳紧紧的盯着下方剑刃上仍残有火星的棕发青年。

“好,上钩了!” 和千秋的计划一般,巨龙开始将注意力转向了自己。使劲将大楼墙砖砸向地面。“那么对我最有利的战法……”一边躲闪着随时可能将自己砸成肉饼的砖块,千秋掏出了传送绳索,向着巨龙下方的露台抛去。钩子顺利挂到栏杆后一拉,千秋成功进入了大楼。

持续往下掉落的石块上方穿来了带有不满的愤怒龙鸣,“看来成功把那个大块头的注意力引到我身上了。哼哼,英雄永远要把握节奏!……那么接下来,先去确认仙石在哪儿吧。”这么说着,千秋向着大厅深处跑去。

“很奇怪啊,这么大的建筑,竟然今天一个人都没有。”远离露台,龙鸣声越来越远,千秋开始四处观察这从即便是身为别动队队长的他都从未被准许进入过的市政大厅。

大理石光滑的地板,雕花的立柱,以及高高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以及金色的雕花边角线。虽然因为巨龙的袭击导致电力中断,“但果然出乎意料的华丽啊……虽然这种漆黑的空无一人的大厅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分明只是一个枢纽城市,市政厅的画风和外面城里完全天壤之别。“果然这里有什么不对,那条龙也好,像是要在这里找什么一样……”地板一阵一阵的抖动将千秋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总之,先趁龙找过来之前确认一下仙石在哪儿吧………………仙石!!!仙石你在吗!!!”

伴随着地板一阵一阵的抖动,千秋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了一阵一阵的回音。

“仙石!!!!”

"队、队长…………!!!" 楼梯上面响起了微弱的略带哭腔的声音。

“仙石!!没事吧!!”朝着声音的方向,千秋向着大厅深处的楼梯三步并两步的上到了楼上。看到了熟悉的红色,躲在转角壁柜后面的忍一头就着扑到了千秋怀里。

“队、队长啊啊啊啊~~~~~~~”

"没事了~没事了!"接住飞扑过来的忍,千秋胡乱的揉着忍的头安慰道,"仙石,你这回很了不起哦!作为流星队的一员为了保护城镇进行了正确的决策,很了不起哦!"

“在,我在下看到那龙以后就赶紧来市政大厅请求支援,但、但是宪兵队和办公大厅一个人都没有……!”

"……?"

"后来,就听见一声巨响,整个大厅漆黑一片!!在下实在是害怕,就,就躲了起来……!"

“仙石,作为流星队的一员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没事了!有队长我在,都可以化险为夷的!那么接下来我们赶j………………?!”

一阵地动山摇伴随着龙的怒吼席卷而来。“看来刚刚那一下确实搞得这龙很不开心啊……不搞死我不罢休吗?真是麻烦鬼☆”

“队……队长?”

"听好,仙石,你现在就赶紧撤离这里去和南云他们汇合,这里交给我,没问题"

“可……可是……”

“好啦好啦,我是谁,我可是别动部队流星队的队长——贯彻正义的守泽千秋!没问题的!!”

说着千秋放下小忍,拔出配剑和配枪,转身向大厅窗边走去。

“队长你要小心………………恩?”忍望向楼梯,突然看到楼上有一个人影正好似慌张的上楼。

“队长,楼上好像还有人,在下先去找到疏散他们!”

“好的仙石!拜托了!”向忍竖起大拇指并摆出标准笑容时候,千秋转过身,一脸严峻。

真奇怪啊,这个城的宪兵队……到底在做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反击的动静……这下可不妙啊…………

随着巨龙的怒吼,千秋本能的后向后翻滚回避,前方的建筑就已经被巨龙一把撕裂。突然的光线让千秋有些睁不开眼,但接下来看到的,就是巨龙那明黄色的眼睛,细细的黑色瞳仁恶狠狠的紧盯着这费了它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的猎物。伴随着巨龙的呼吸,身上紫黑色的鳞片微微颤动,在阴霾的背景下散发着不祥的光泽。

“真是,不妙啊……”千秋用手臂擦了下脸上的擦伤,“既然这样,那么我守泽千秋,也就奉陪到底!一定不会让你得逞的!!!!”

拿枪的左手对准龙的右眼射出一枚爆炎弹,持剑的右手振臂一挥,坚韧上燃气了热烈的火焰,随着爆炎弹的命中,千秋俯身启动,冲向了巨龙。


-------(然后就是打龙,大概就是边躲避在建筑内侧进行防御边攻击,龙会喷火,绿色的火。)-------

----------(然后大概千秋是把龙打到了半血,半血BOSS 的特殊技能是一喷火+一抓地)------------

勉强躲开了巨龙的烈焰,但是接下来巨龙的爪子已经近在咫尺。

“……来不及了!” 身手再怎么敏捷,也无法完全躲开这一击,千秋赶紧持剑格挡。但果然还是来不及,虽然格挡住了致命一击但是千秋仍被击飞,重重的撞在了石柱上。

伴随着剧烈碰撞的疼痛和一阵眩晕,当千秋勉强回过神来的时候,模糊的视线里巨龙已经抬起手臂准备了结掉这个让自己不爽的猎物。

“就……只能这样了吗……?”看着眼前模糊的景象,千秋不甘的喃喃道。撞击到石柱的身体剧烈的疼痛,无法在跟上自己的意识进行行动,眼看着巨龙的手臂向自己挥来——————

突然巨龙一阵大吼,像失去重心一样歪朝一遍,仅存着一点意识的千秋艰难的抬起眼睛。

恶魔一样巨大的翅膀和角,燃烧着凶暴烈焰的眼睛……正怒吼着与巨龙厮打在一起。是,石像鬼吗?……还是……?没等千秋看真切,意识就先离他而去。



------------------------------------------镜头切换------------------------------------------

“魔导仪已充能完毕,请指示!”

“坐标确认,瞄准完毕,请指示!!”

“确认发射目标,正在设置自动过滤周边伤害范围!”

城门出聚集的宪兵队,和姗姗来迟的防御兵器——魔导炮。

宪兵队正在对发射目标进行最后的调试。

铁虎和翠帮助将最后一个伤员抬至急救点。面色焦急的看着对面已被巨龙和刚出现的不明使魔混战打的残破不堪的市政大楼

“守泽前辈……真的没问题吗…………”

"一定会没事的!队长也是有实力的,真正的男子汉!!………………忍君,队长,一定要没事啊……!!!"


--------------------------------------镜头切换----------------------------------------------

啧,身体好痛…………头好痛………………

意识慢慢的清醒,感受到剧烈疼痛的千秋艰难的睁开双眼。

面前仍旧是阴霾的天。听得到巨龙的怒吼与另一个魔物的尖啸。

看来……刚刚是被那个怪物救了…………

勉强的撑起身子站起来,千秋环顾了一下四周。

“还真是被毁的一干二净啊……”残垣破壁,就像被徒手拆了一样——事实上确实是被徒手拆的。

“对了……仙石怎么样了,最后他去了楼上疏散其他人……得赶快找到…………恩?”

转身向着楼梯的方向,事实上楼梯也只剩下一半,但楼梯背面墙的裂洞里,溢出了谜一样的光亮,在黑暗的角落尤其显眼。

"市政大厅的背后,应该是山才对…………这是…………?”

疑惑的千秋慢慢走到了光亮源,警戒的向内窥探——一个房间……?

扒开挡路的石块,千秋贴着墙洞进入到了墙的那一头。

这是一个阴暗但是宽阔的房间——与其说是房间不如说像是城堡的阁楼:巨大的齿轮转动的声音,而沿着墙壁有一条长长回旋的石阶,通往高处的一个亮点——阁楼的天台吗?

千秋的视线被下方忽然闪烁的光吸引了回来。恩,果然有什么。这么想着,千秋迈步向着中间光源处走去。

越靠近光源,视线就变得越发清晰,眼前的景象也令他倒吸一口冷气。

中央不知道是什么装置的巨大齿轮咔嚓咔嚓规律而机械的运动着,而齿轮四周,竟然高高低低悬浮着一个一个古铜色的巨大鸟笼。鸟笼里,有的关着明显带有特异体征的生物,有的里面是……人?但是不管是人还是特异体的生物,大家都想睡着了一样——或者说都像,尚未提线的木偶一般……?千秋能够感知到他们生命体征仍然存在,但是,“完全没有生气啊…………”

千秋边思考着边向中央的走去,然而当他看清中间的发光体,千秋仿佛突然宕机般,停下了脚步。

泛出时强时弱的蓝白色光芒的中央光源,竟也是一个巨大的鸟笼。不,与其说是鸟笼,不如说是一个四周用金色栏杆镶嵌的水晶囚牢。囚牢当中,背对着似乎有一个人影,抱膝坐在地上。白蓝色的衣装略显宽大的,水色的短发和略透粉色的半透明外套像是不受这个星球重力影响一样的轻轻漂浮着——就好像在沉于水中。

千秋慢慢靠近这一个巨大的囚牢,而囚牢里面的人貌似并不像四周鸟笼里的大家一样失去了活力,仿佛是感受到了有人的靠近,囚牢中的人,慢慢转过了头来。

微微眯起的新绿色宝石般的眼睛,看上去温和的面庞却好似不带任何感情。然后,视线交汇。

“………………奏,汰………………”

嘴里吐出的音节让千秋自己都吓了一跳。“怎……怎么回事????分明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为什么……为什么能说出,这是他的名字吗……我以前……有认识他吗?但是完全没有印象…………???”

看到了千秋的笼中人,本来毫无表情的脸,在千秋说出【奏汰】时候,突然泛起了惊讶,转瞬即变成了微笑。看上去,是那陷入无限悲伤之后重新获得欣慰的,释然而心酸的微笑。

怎么回事,心里突然……一阵酸楚?面对眼前这个人,自己不受控制的情绪让千秋万分吃惊。

“我以前真的有遇见过这个人吗……他……是叫奏汰?…………完全没有印象……但是心里的情绪是怎么回事…………这………………”

不自觉的千秋已然走到了囚笼前。面对着囚笼内面带温和微笑注视这他的人,突然莫名心里翻滚的情绪千秋感到不知所措。

“我有,见过你吗……?”千秋喃喃的说着,右手扶上了透亮囚笼。

笼中的人,轻轻的将自己的左手搭在了千秋右手的位置。

"他好像在说什么,但完全听不到。不过……右手能感到真实的温暖……心情也变得平和了…………我以前真的……认识他……奏汰?……吗……"

看着对面的蓝发青年缓缓的说着什么,千秋内心默默的想到。又一遍回顾了自己的整个记忆,确实完全没有关于这个蓝发青年,【奏汰】的任何印象。

"那为什么,我会知道他的名字……?"

这么想着的千秋,刚准备开口——

"就、就算在下拜托你了!!!!赶紧回来!!!!!"

"仙石?!"

楼上部下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千秋的思绪。仙石怎么了???不行我得去帮他!!!

"抱歉,我得先去楼上帮一把仙石!放着同伴不管有违英雄的道义!!"

不明所以的给蓝发青年道歉,千秋立马冲向了楼梯飞奔至阁楼。

-----------------------------------------镜头切换-------------------------------------------

“仙石!!!!”

冲上了阁楼的千秋,看到了当前的情况————砸坏阁楼围墙并倒塌下去的石柱。石柱的那一头,一个红发少年一脸愤怒的在和石柱这一头的忍争论的什么。阁楼风声呼啸根本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忍一脸焦急,仿佛是在解释,又仿佛是在劝说对面的孩子回来。而对面的孩子,头发的颜色在渐渐由红变白——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得想个办法救他们俩下来!”千秋从楼梯口慢慢靠近坍塌的石柱,观察当前的情况,脑内飞速的运转

“恩……等那个红头发小子分神的时候,一起把他和仙石拉回来!”

看着现在石柱的状态,千秋伏下腰,等待这机会的出现。

果然,红发少年在又一通理论之后,生气的扭过了头。

“就是现在!”千秋这么想到,并准备启动冲出去的时候————

突然两个孩子就像断线的木偶一样,失去了意识。

“?!!?!!不好!!!!!”完全没有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千秋措手不及的立马冲向石柱扶住了正在倒下的仙石,但是————————


最终千秋的手也没有拉住倒下的红发少年。少年就像突然睡着一样,顺势倒了下去。

“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

竟然没有救到眼前需要帮助的人!!!!千秋心里像被丢了一块巨石一样痛苦不堪。

正在自暴自弃的时候,尖啸划破狂风。刚与巨龙搏斗的石像鬼一般的魔物,扇动着翅膀出现在了千秋的眼前。

“!!!”

石像鬼的背后,背着仍在熟睡的少年。

“难道……这家伙和他是一伙的…………?”

千秋感到疑惑的看着刚刚“救”过自己一命的魔物,它的眼中,并没有任何所谓可以交流的气息在里面。不如说,充满了敌意。

随着一声尖啸,驮着少年的魔物重新剧烈的挥动起翅膀,向着北方飞去。同时,从城门出传来了一道蔚蓝色的光线————————魔武器精确的打击到了市政大厅下方的巨龙,一阵哀嚎,一切结束了。

“呼,仙石应该没有大碍,只是睡过去了。今天你真的很勇敢啊,以你为荣哦☆”

揉了揉仙石的脑袋,千秋将昏睡的仙石背起,走下了楼梯。

“不过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就在那个时间点……是精神系的法术吗……还是…………”

顺着楼梯慢慢走下,金色的囚笼也越发清晰。“这么说来,俯视着看这个牢笼,很像是鱼缸啊……恩?”

千秋望向的“鱼缸”中,【奏汰】也抬着头,就像迎接他回来似的,微笑的回望着他。虽然仍旧听不见声音,但这次,【奏汰】嘴中缓缓吐出的三个音节,透过嘴型,像是真的有声音一样递到了千秋的耳中。


“「ちあき」”


然后我就醒了!!!!我就醒了!!!!!!!!

妈的我只是说把这个梦memo下来结果memo到现在………………真的记得好清楚啊…………特别是近距离看那条龙的感觉………………背后一阵寒……………………

所以后面会发生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奏汰到底是什么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的竟然写了7K字………………这真的只是个memo………………天啊………………我去睡了【【【【【【

------------------------------------------------------------------------

然后我到现在都没梦到后续【【【 或者说很久没做相关的梦了【ry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PharaohRao | Powered by LOFTER